6.0

2022-08-31发布: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1武林美妇香质录

精彩内容:

第一章 驚鴻美

  衡山蒼蒼入紫冥,

  下看南極老人星。

  回飙吹散五峰雪,

  往往飛花落洞庭。

  南嶽衡山,巍峨壯麗,高峰連綿,七十二峰層層巒巒,氣勢磅礴。詩仙李白
的這首詩,當完美了诠釋這一切。

  衡山派自南宋時期劉輕舟創立以來,目前已是第六代掌門人,而這一代,前
所未有的是位女掌門。

  女掌門便是江湖人稱「冷凝翠羽」的穆蕓霏。

  穆蕓霏當這個掌門其實純屬意外,便是在十年前,西域白駝山正邪之戰中,
正派的中堅力量衡山派幾乎全軍覆沒,第五代掌門梁其沖及同門師兄弟死傷殆盡,
整個衡山派掌門一代只剩下梁其沖的妻子和一個十來歲的小師弟。

  穆蕓霏臨危受命,繼承掌門之位,這十年來,獨立支撐整個衡山,還要撫養
當時年僅四歲的兒子——梁玉——也就是我!

  十年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十四歲了,門派唯一的小師叔也二十有七,在江湖
上也混出了自己的名堂,人稱「牧野流星」,一手「雲霧十叁劍」和「雁行功」
十分了得,可說是江湖中新起之秀的佼佼者,但他至今未婚,我的娘親問起來,
他也僅僅是淡淡一笑,言道:「門派不曾複興,何以爲家?」

  我的娘親穆蕓霏今年也不過叁十叁歲,江湖中追求者甚多,但她似乎都看不
上,專心振興門派和撫養我長大成人。

  有時候我也在想,若非有衡山派和我的存在,娘親應該早就改嫁了吧。

  祝融峰祝融殿天尺庵,上摩蒼穹,下臨深壑,一個身材豐碩,手持長劍的女
子立于寬闊高台,只見她身穿一襲紫色長衫,翩若驚鴻,婉若遊龍。

  手中長劍的劍穗飛舞,劍尖挽出數道劍花,擡手舉足之間,驚若天人。

  她就是我的娘親穆蕓霏,在我的眼裏,她是世界上最美的女子,柳眉杏眼,
鼻梁高挺,嘴角上揚,無處不透著一個媚字,紫色長衫並不能遮掩她前凸後翹的
身材,腹部倒是一平如砥,沒有絲毫贅肉,微露的鎖骨、白皙的脖子、高挺的胸
前、翹起的臀部……充滿了誘惑。

  她的肌膚亮透,霞光照射之下,更添光彩。

  我晃了晃腦袋,感覺如此偷窺娘親,實屬不該,卻發現不少小弟子都在大殿
門口,觀看著娘親練劍,看的也不知是劍招,還是娘親的身姿。

  這時一個身影閃過,高呼道:「台上朝雲無定所,此中窕窈神仙女。仙女盈
盈仙骨飛,清容出沒有光輝。」

  娘親聞言,淡淡一笑,長劍上挑,直朝來人刺將過去,來人手中長劍噌的一
聲出鞘,兩劍相交,發出金屬相碰的聲音。

  我倒是絲毫不心急,因爲我看得真切,來人不是旁人,正是小師叔「牧野流
星」秦影忌。

  僅此一招,小師叔往後接連倒翻,口中說道:「師姐,你這是要殺了我嗎?」

  娘親極其潇灑快捷的還劍入鞘,笑道:「你現在人稱牧野流星,那是這般容
易刺中?這次在外可闖了什幺禍事沒有?」

  小師叔嘿嘿一笑,說道:「師姐這話說的,好像我經常闖禍似得,玉兒呢?」

  我聽到這話,從側殿跑了過來,這是大殿的小弟子們已經一哄而散,不知去
了哪裏。

  「師叔,你可算回來了!」

  我奔跑到秦影忌面前,抱著他的腰,表現的十分親昵。

  其實我和小師叔的關系本來就很不錯,十年前衡山派幾乎是滅頂之災,除了
娘親,他算是我唯一的長輩了。而且他年紀不大,跟我也是較爲談得來。

  秦影忌從懷裏拿出一對鐵羅漢,遞到我的手上,說道:「在山下發現這幺一
個好玩的物件,上了發條之後,這兩個羅漢對打出一套羅漢拳,神奇吧?」

  我聽到這裏,當即給鐵羅漢上了發條,這對羅漢果然對打起來,虎虎生風,
頗爲有模有樣,甚是有趣。

  娘親看到這些,眉頭微微一皺,問道:

  「此物你從何得來?」

  秦影忌毫不在意的說道:「撿的。」

  娘親不放心道:「羅漢拳乃是少林拳法,羅漢拳雖然不是什幺武林不傳的秘
術,但此物當是少林內部之物,你怎會平白無故的撿到?難不成山下又出現了什
幺變故?」

  秦影忌楞了一下,說道:「這東西確實是我撿的,也許是那個少林弟子遺落
而已,師姐,當年的正邪之戰雙方損失都很慘痛,都在修生養息,這並不能說明
什幺吧?」

  娘親歎了口氣,說道:「話雖如此,但十年過去了,魔教若是卷土重來,禍
害中原武林,也並非不可能,一切還是謹慎的好。」

  秦影忌眼睛一瞇,說道:「不是魔教中人倒也罷了,要真得是魔教中人興風
作浪,我這手中劍也不是吃素的!來一個殺一個,來一對殺一雙!」

  娘親似乎是想起當年大戰的慘狀,心情低落無比,輕言道:「魔教可不是好
惹的……」

  娘親蓮步生花,緩緩走向大殿,秦影忌望著穆蕓霏的倩影,怔怔發呆。

  娘親一襲紫色的長裙,手握長劍,臀部在行走的過程中,微微顫動,我看到
這些,都有點不由自主的心猿意馬起來,別說秦影忌了。

  關于我這個小師叔遲遲不曾婚配,我認爲他可能在等娘親,其實他們年紀相
差並不算太大,又是同門派的,理應真的成爲一對,也能說的通,只是娘親對此
仿佛沒有任何想法。

  「玉兒,這些天可有人來拜見你的娘親?」

  秦影忌回過神來,向我問道。

  我想了一下,隨後搖頭道:

  「沒有,只有峨眉派的靜娴師太來過,但我想她應該是無所謂的。」

  秦影忌有些訝然的看著我,我這幺說,似乎是洞悉了他的想法,他笑了笑,
刮了一下我的鼻子,說道:

  「小屁孩你懂什幺?我只是怕你娘被騙,現在的男人,有幾個是好東西?」

  我聳了聳肩膀,說道:「我知道。」

  這時一個門子前來,躬身道:「師叔,山下華山派潇湘子前來拜山,說是要
面見掌門。」

  秦影忌皺眉道:「潇湘子?他怎幺又來了?」

  我歪著腦袋,問道:「小師叔,這個潇湘子叁天兩頭的過來,到底是要幹什
幺呀?」

  秦影忌撇了撇嘴,沒有回答我,只是對那門子說道:「你讓他上來吧,我這
就去跟掌門稟告!」

  門子轉身離開,秦影忌冷笑一聲,說道:「這個潇湘子本有妻室,第一次見
到你娘之後,回山就將自己的妻子休了,其目的是不言而喻!」

  我無奈苦笑,說道:「那可不能讓這種人得到我娘!」

  秦影忌眼珠子一轉,說道:「你躲在祝融神像之後,我讓這個潇湘子在大殿
跟你娘會面,如果他有任何不當的舉動,你就跳出來!」

  我多少有點害怕,說道:「這樣真的好嗎?娘會不會生氣啊?」

  秦影忌笑道:「當然不會,你娘肯定還會感激你能夠解圍呢,這種事我幹不
來,畢竟在江湖上有些名氣,傳出去多有不妥,你卻無礙。」

  我點了點頭,說道:「好!我這就去躲著!」

  我一蹦一跳的進入祝融殿,走進大殿,殿裏面正中供奉的就是祝融火神了。
因爲這祝融火神在宋朝時被封爲南嶽司天昭聖帝,故我們又稱其爲南嶽聖帝。

  我躲避在祝融火神像之後,屏住呼吸,不消片刻,聽到一輕一重的聲音傳來,
我側身望去,只見娘親和小師叔一前一後走進大殿內。

  只聽小師叔秦影忌說道:「師姐,這潇湘子顯然是沒有按什幺好心,依我之
間,還是不見的好!」

  穆蕓霏現在已經換了一身淺藍色衣裙,腰間系著一根金絲軟帶,形成一個大
大的蝴蝶結,鬓發低垂,斜插碧玉瓒鳳钗,比之方才,更添成熟美感,這身衣衫
顯的體態修長妖豔,勾人魂魄,我雖然經常看到娘親,也是不由得驚歎。

  娘親眉頭一簇,說道:「我們衡山和華山世代交好,潇湘子的師父更是德高
望重,江湖中人人敬仰,不堪僧面看佛面,實在是不便表現的太過明顯,這樣影
響兩派之間的和睦。」

  秦影忌撇嘴道:「他又不是華山派掌門,他能代表整個華山派嗎?我看就得
讓他死心,難道師姐還當真看上他不成?」

  娘親臉色一變,說道:「影忌!你是愈發的過分了,這是我的私事,你無權
過問!」

  秦影忌苦笑一聲,說道:「師姐,這當然是您的私事,但您的私事事關整個
衡山派的興衰,再說你是我的師姐,也是這個世界上我唯一的親人,難道我希望
自己的姐姐有一個好的歸屬,這也有錯嗎?」

  我的娘親微微歎息,步近秦影忌,伸手在他的臉頰上輕撫,娘親的手白若凝
脂,猶如玉蔥,秦影忌只感覺到臉頰一陣細嫩柔滑,身形不由的一顫。

  我的娘親穆蕓霏開口說道:「影忌,我知道這些年來,你爲了衡山派能夠複
興,吃了不少苦頭,你現在年紀也不少了,是時候考慮一下終身大事,峨眉派的
俗家弟子曾靜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你爲何總是躲著她不願見她?」

  秦影忌「呃」了一聲,說道:「我……我哪裏躲著她了?」

  娘親搖頭道:「靜娴師太都跟我說了,其實曾靜不過二十年華,跟你又是門
當戶對,有何不可呢?」

  秦影忌晃了晃腦袋,說道:「師姐,你怎幺又把事情往我身上扯?現在潇湘
子馬上就要到了,還是你的事最爲緊要好嗎?」

  穆蕓霏收回手臂,說道:「我心中自有打算,不勞你費心!」

  秦影忌忿忿道:「既然如此,那幺我的事也不勞師姐費心!」

  秦影忌終究年輕氣盛,轉身便走,臨走之時,朝祝融像這邊看了一眼,我娘
想要出口叫住他,卻又強行忍住。

  眼看著秦影忌出了殿門,娘親歎道:

  「傻孩子,我們之間又怎幺可能?你在瞎想些什幺呢?」

  娘親也不過叁十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二十叁歲便開始守寡,若是說
對再婚從無想法,顯然是不可能的,但是她的再婚牽扯整個衡山派,又有我這幺
一個拖油瓶,自然沒那般容易。

  至于我的小師叔,對娘親有非分之想,人盡皆知,但我娘從來不在這上面搭
茬,這讓我這個小師叔十分苦惱。

  娘親顯然是經過一番裝扮的,淺淺抹胭紅,宛若朝霞,麗如百花,人見傾心,
我作爲兒子,高高站在祝融像後面,欣賞其娘親的妙曼身材,偶爾想起,頗爲感
到自責,但欣賞美好的事物,總是人的天性,我已然十四歲,已經懂得異性的吸
引之處。

  不多時一個穿著青衫的中年走了進來,倒也相貌堂堂,眉目間有一個「川」
字,深有威嚴。

  但見他朝娘親拱手道:「華山弟子潇湘子拜見衡山派掌門!穆掌門,數月未
見,愈發的超凡脫俗,驚若天人!」

  娘親淺笑擺手道:「潇湘兄言重了,不知你此番前來,所爲何事?」

  潇湘子嘻嘻一笑,說道:「自那日我們在泰山一別,在下那是夜不能寐,食
而無味,滿腦子都是掌門的倩影,朝思暮想,實在是按耐不住這份思念之情,故
而冒昧上山,還望穆掌門見諒!」

  娘親對于潇湘子的露骨奉承,倒是並不反感,只是說道:「潇湘兄當真是說
笑了,你我在泰山又不是第一次見面,你師父壽誕之時,我前往華山拜壽,那時
你可不僅沒有把我當作什幺天人,反倒是把我當作歹人,說如此年輕的掌門,還
是一位女子,怎幺可能,我們還交了手吶!」

  潇湘子見娘親舊事重提,面露羞愧之色,說道:「當年見穆掌門年輕漂亮,
實在是不像是一門之主,所以就出言不遜,但話說回來,我們也算是不打不相識
了,何況……何況穆掌門也確實是美的令人驚歎,在下……也想趁此機會,多多
親近,此番私心,確實存在,還請穆掌門原諒。」

  娘親無奈道:「人嘴兩張皮,無論你如何說,都是有理,潇湘兄,請坐!」

  潇湘子坐定,我娘坐在上首,一個下人上前奉茶,潇湘子喝了幾口,言道:
「穆掌門,在下這一片赤誠之心,還望能得到回應。」

  娘親目不斜視,只道:「潇湘兄的誠心我自然知曉,但我年老色衰,本就配
不上你,此事在泰山之行,我已說的清楚明白,所以讓潇湘兄失望了……」

  潇湘子將茶碗放在一旁,急道:「穆掌門,你若是都被稱爲年老色衰,那江
湖中哪裏還有年輕貌美的女子?你冷凝翠羽的名頭,何人不知?何人不曉?我們
在華山第一次見面,隨後在下便休妻,只爲迎娶穆掌門!此舉甚至在江湖中引起
軒然大波,人人皆稱在下忘恩負義,抛棄糟糠之妻,這些話外人說說,我都是毫
不在意,只求穆掌門能夠理解。後來我來到華山直敘此事,你當時的回複是再考
慮考慮,這一考慮就是數年,前些日子我們終于在泰山再見,你卻說不再考慮我
……這……這又是從何說起?」

  娘親神情有些無奈,說道:「當日我沒有直接回絕于你,主要還是考慮到衡
山和華山兩派之間的關系,其實我也確實認真考慮過此事,但經過深思熟慮,還
是覺得此事不妥,我身爲衡山派掌門,其實亦不便再婚,還望潇湘兄能夠理解。」

  潇湘子面色一沈,說道:「難道穆掌門這是要將在下的一片赤誠之心,抛擲
于地,還要踏上兩腳嗎?」

  娘親忙道:「潇湘兄此言差矣,我可絕沒有這個意思……」

  潇湘子忿而站起,說道:「我對你朝思暮想,你卻一再推诿!讓人好不心寒,
我知道追求你的人甚多,但我潇湘子自問條件不比任何人差,你又何必拒人于千
裏之外?」

  娘親也站了起來,說道:「潇湘兄,你當真是過慮了,我對你可沒有任何的
瞧不起,我身負整個衡山,又有一兒,你還是要設身處地的爲我想一想,這幺多
年來,確實有不少追求者,但我都一一拒絕,這其中自然有我的一番道理。」

  我聽到這裏,心中多少也有些唏噓,其實我猜的沒錯,娘親之所以遲遲沒有
再婚,其中也有我的原因。

五个闺蜜的疯狂互换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