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

2022-09-02发布:

纯肉放荡脏话刺激H尿元帅的变身之旅

精彩内容:

(1)

  斯莊•福爾摩是吉斯提斯帝國的第二任陸軍元帥,他的軍銜繼承自上一任元
帥,也就是他的父親,薩可菲斯•福爾摩。

  薩克菲斯•福爾摩作爲軍人顯得光明磊落,剛正不阿,他帶領的軍隊戰無不
勝,紀律嚴肅。而薩克菲斯希望自己的孩子,斯莊,也能像自己一樣,成爲一個
嫉惡如仇的男子漢。斯莊,並沒有沒有讓他失望。

  今年二十五歲的斯莊,身高接近兩米。健碩的肌肉,加上繼承自父親的過人
顔值,使他成爲了吉斯提斯帝國的明日之星。帝國皇帝將公主許配給了他後,各
路侯爵伯爵仍希望自己的女兒能嫁給斯莊,哪怕是做妾,他們也希望能抱緊這根
金大腿,而這些貴族小姐,對此也並不排斥,畢竟,沒有女人能拒絕斯莊這樣的
男人。但斯莊對此並不感興趣。

  能讓斯莊感興趣的東西很多,他喜愛戰鬥,喜愛刀劍之間的博弈。喜愛美食,
喜愛研究各種食物的烹饪技巧……,但唯獨女人,沒法引起斯莊的注意。

  斯莊討厭弱小,討厭他一只手就能舉起的女性。他甯可背上他那把二十公斤
重的巨劍後繞著帝國首都跑叁圈,也不想和任何一位貧弱的女性待在一起談什麽
情情愛愛。

     ***    ***    ***    ***

  今天的帝國的首都依舊豔陽高照,斯莊正在城外的練兵場中和親衛隊的士兵
們一起進行訓練。在他大氣不喘地做完五百個俯臥撐後,士兵們爲他送上了喝彩
\。

  「什麽時候我們才能像元帥一樣強壯呢?」說話的是斯莊親衛隊的裏的一名
士兵,他叫迪塞爾。

  「別做夢了迪塞爾,這是天賦,是遺傳,元帥就算做五千個俯臥撐也不會喘。」
回答他的是親衛隊的另一位士兵,伊沃。

  他們的竊竊私語並沒能逃過斯莊敏銳的聽覺,他並沒有說什麽,他覺得士兵
們對他的崇敬能提升部隊的凝聚力,況且他也很享受旁人對他健碩身材的贊美和
驚羨。

  盡管斯莊已經超越了自己的父親成爲了帝國最強壯的男人,但他仍沒有松懈
于訓練,畢竟世界很廣闊,吉斯提斯帝國也不是世上唯一的國家,在斯莊未曾踏
足的地方,很可能有比自己強大的存在。

  在指導50名親衛隊的士兵做完今天的訓練後,斯莊走到了隊伍的最前方。

  「今天訓練結束後大家先不要解散,女巫殘黨的老巢已經被探明位置,要開
始久違的任務了。」

  斯莊所在的世界,存在著魔法和武技。魔法只有部分女性可以使用,而武技
不限制性別。吉斯提斯帝國全民尚武,哪怕是家庭婦女也能用鍋鏟使一兩手連斬
這樣的平民武技。但魔法在吉斯提斯帝國是全面禁止的,使用魔法的女性被稱作
女巫,女巫一旦被發現就會被軍隊追捕圍剿,被抓的女巫會在牢獄中經受慘無人
道的刑罰,之後帝國會將她們關入女巫專用的監禁設施,進行改造研究。

  女巫是墮落于黑暗中的女性,她們把靈魂獻給了惡魔,換來了使用邪惡魔法
的能力,而魔法,會給世俗帶來巨大的災難。這是吉斯提斯帝國每個公民所知道
的常識。當然,斯莊也是公民的一員,他對此也深信不疑。

  斯莊至今已經逮捕了超過300 名女巫,可以說,帝國內部超過九成的女巫都
是斯莊抓獲的。畢竟女巫會強大的魔法,一般人就算會武技,也沒法抵擋烈焰,
雷電,或飓風。只有實力強大如斯莊的人,才能在女巫和她們僕人的頑強抵抗下,
擊敗並抓獲她們。

  「帝國內的女巫勢力已幾乎被我們掃蕩一空,這次可能是最後一次女巫狩獵
任務。殘存的女巫都是實力最強大的,我不能想象到這次她們的抵抗會有多強烈,
請大家調整好心態,謹慎應對。」

  在斯莊發表講話後,士兵們大多表現得躍躍欲試。他們都參與過女巫的狩獵
任務,在他們看來,不論多強大的女巫,在斯莊元帥面前都不值一提。有些人已
經開始幻想抓到女巫們之後,該怎麽責罰她們了,畢竟每個女巫,都有著過人的
外貌。

  「再次提醒各位,最後一次任務,大家要做好苦戰的準備。所有人解散整理
行裝,20分鍾後,回到這裏集合。解散!」

  「是!……!!」士兵們立軍姿回應斯莊的命令後,就抱著各自的心思,開始
整理起裝備。

  斯莊也來到了訓練場的物資間內,開始挑選自己要帶的裝備。

  首先是武器,斯莊擅長使用門板一樣大的巨劍,20公斤重的巨劍【蒂】是
斯莊的標配武器,這把劍的材質特殊,劍身使用締梵石打造,締梵石打造的劍,
隔熱,耐寒,阻電,還擁有一定程度的魔法耐性,可以說是對女巫專用兵器。這
次任務,斯莊也要仰仗它。

  「生命恢複藥劑2瓶,疾風藥劑1瓶,厚土藥劑1瓶,幹糧也帶著了,行了,
就這樣吧。」斯莊收拾好小規模作戰用的輔助品後,就提著巨劍向訓練場走去。

  來到訓練場後,斯莊發現不少士兵已經集合完畢在聊天了。他們大多在聊著,
今天完事後去哪裏放松一下,今天抓的女巫會有多好看等等之類老生常談的話題。

  搖了搖頭,斯莊走向親衛隊長洛提。

  洛提是跟隨斯莊父親征戰多年的老將了,雖然他是斯莊的下屬,但斯莊對這
位頭發半白,面容英朗的前輩抱有的只有信賴和尊重。

  「洛提先生,禁魔項圈準備好了嗎。」

  「斯莊少爺,煉金術師公會配發的30組禁魔項圈都帶上了。」老隊長行了
個禮,緩緩說道。

  「有勞先生了,今天如果能把女巫的問題給徹底解決,我們的努力就算有回
報了。」

  「少爺的付出大家都看在眼裏,但請不要太勉強自己了,女巫的能力變幻莫
測,您今天也要多加小心。」

  斯莊點了點頭,提起重劍站在隊前,等待著士兵們集合完畢。

     ***    ***    ***    ***

  夜幕降臨

  斯莊和五十個親衛隊士兵,將馬匹留在了河邊的樹叢中,趁著夜色過了橋,
來到了情報所說的玉帶鎮旁。

  玉帶鎮建立在玉帶河邊,因此得名玉帶鎮,它是吉斯提斯王國周邊無數小城
鎮中的一員。得益于河流的經過,這裏的商業還算發達,人民的生活水平中規中
矩,即使是夜晚,還有幾家店鋪亮著燈光,店裏傳來酒客的喧鬧聲。

  斯莊在前,其他士兵在後,潛入系的武技使得他們的身影朦朦胧胧的,他們
從臨河一側的鎮旁沿著河流前進著,最終到達了鎮子後方的墻壁處。

  斯莊伸出食指和中指做出指向上方的動作,後又將五指並攏平放于胸前。做
完指示後,斯莊蹲下身子,一躍而起,輕松越上了叁米高的鎮墻。

  上了城墻的斯莊對周圍的環境做了粗略的偵查,確認安全後,他便對城下的
士兵們做出了新的指示:他伸出了兩個手的食指和中指,同時指向上方。

  只見親衛隊的士兵們,一個個做出蹲下起跳的動作,用時不超過五分鍾,五
十名士兵便都越過了鎮墻,來到了玉帶鎮內。

  爲了確保行動的隱秘性,斯莊並沒有提前通知玉帶鎮的管理人員,面對女巫
這種神秘莫測的敵人,怎麽謹慎都不爲過。

  從玉帶鎮鎮尾,經過一條街,就是情報所指的女巫老巢所在地,玉帶鎮貿易
商行。

  這次斯莊伸出叁根手指,繞了個圈,士兵們便兵分叁路,一隊前往商行正門,
一隊前往商行頂部,一隊跟著斯莊從後門突入。

  叁十秒後,叁隊人馬同時突入了建築物內部。

  出乎意料的是,斯莊他們並沒有遇到什麽抵抗,商行內部安靜得令人不自在。
叁隊人分別搜索了建築的叁個區域後,交換了線索。

  斯莊帶頭,站在了地下室的入口前。

  此時地下室的鐵門已經被揭開,暴露在斯莊眼前的並不是想象中的幽邃地道,
一道紫光環繞的奇異門扉出現在了鐵門後的位置上。

  「我想女巫們應該就躲在門後,我先進去看看情況,如果沒問題再一起突入。」
斯莊說道。

  「斯莊少爺,這可能是陷阱,應該讓在下來探路」

  「洛提,行了,你還不相信我的實力嗎,如果我都回不來,這次任務也不可
能成功了。」

  說完斯莊拿出腰間的疾風和厚土藥劑,一股腦倒進嘴裏,只見青色和黃色的
光芒在斯莊身上閃過,他的肌肉似乎帶上了一絲巖石的色彩,腳下隱隱有微風拂
過。

  隨後斯莊邁出右腳腳踏入了門內,沒感到什麽異常,于是他右腳發力,左腳
邁步,舉劍在胸前,以防禦姿態進入了紫色的門中。

  就在這時,紫色的光門緩緩消失在了門外的洛提和其他士兵的眼前,留下了
空洞的地下室,和大眼瞪小眼的衆人。

  斯莊進入門內後,並沒有遇到陷阱和攻擊,他看到的只是一個樸素的房間。

  木制的家居散發出怡人的清香,書架,床鋪,書桌椅,除此之外便沒有其他
東西了。即使如此,小小的房間也被塞得滿滿當當,讓人感到溫馨而又擁擠。

  在斯莊看來,這只是一個普通少女的房間,折疊整齊的粉色被褥,書架上收
集的花朵標本,無不展現著這點。

  沒有遇到往常的詭異魔法陣,也沒有遭受魔法的襲擊,這都讓斯莊感到疑惑。

  「歡迎你,斯莊先生,我就知道進來的人會是你。」

  柔美的女聲突然出現,原來有一名女性坐在書桌前的椅子上。

  「剛才我可沒看見你,這又是你們女巫的邪惡魔法造成的嗎?」斯莊回應道。

  「是魔法,但並不邪惡,這只是我用來保護自己的小小手段罷了。」

  「那你爲什麽不一直隱身,這樣你還有逃命的機會。」斯莊提出了自己的疑
惑,如果有隱身的能力,甚至可以躲起來偷襲自己。

  「已經不需要了。」

  「確實如此,至今沒有一個女巫能從我手下逃脫,但只要你自己投降,戴上
我手上這個禁魔項圈,我就不會殺你。」

  「沒有女巫被斯莊抓住後還能活下去。」女巫回應道。

  「女巫都會被關在研究所裏,你們的生命安全會得到保障」

  「你去過研究所嗎?」

  「我沒有進入內部的權力」斯莊答道。

  研究所是皇室直屬的機構,只有皇族才有資格進入。

  「蘇菲,莉莉安,傑西…….」

  女巫突然開始念誦起一個個姓名,斯莊並不知道該怎麽回應,他選擇沈默以
對,看看她想耍什麽花樣。

  「這些都是被你抓住的女孩的名字,她們都被關進了研究所裏,你知道她們
有遭受什麽嗎?」

  「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我應該做的只是把你們這些危害國家安全的女巫,
帶到你們該待的地方。」

  「我叫安娜。」

  「斯莊。」

  就像信號一樣,報完姓名的斯莊沖向了女巫安娜,有著疾風加速的她,自信
能在安娜念完魔咒之前,出手急暈她。

  但女巫安娜並沒有掏出魔杖,也沒有念誦咒語,她只是坐在原地,靜靜地看
著斯莊,像是任命了一樣。

  霎時間,斯莊已經到了女巫的面前,他側持巨劍,想要用劍柄打暈安娜。

  茶杯粗的劍柄狠狠地撞在了女巫的腦後,但意料外的疼痛卻出現在了斯莊的
身上,失去行動能力的他緩緩地倒在了地上。閉眼前,他看到的,是女巫安娜古
井不波的雙眼,和微微上翹的嘴角。

  睜開雙眼,斯莊發現自己正被綁在床上。

  而女巫安娜正在自己旁邊忙上忙下,她把一張張畫滿咒文的符紙貼在自己身
上。

  斯莊嘗試掙脫,但發現完全提不起勁。

  「不要浪費力氣了斯莊先生,你喝下了我調配的藥劑暫時沒法自由操控身體。」

  「當然,眨眼和呼吸還是能做到的。我可不想讓斯莊先生你變成一具屍體。」
安娜笑呵呵地說道。

  斯莊暗道自己今天算是栽了,就是不知道這個女巫要對自己做什麽。

  斯莊並不怕死亡,但是如果安娜想殺自己,自己也不會有機會睜眼了。

  「你肯定很好奇我要做什麽斯莊先生」

  看了看身旁的符咒,對魔法一無所知的斯莊只能等待安娜解答。

  「這些符咒會讓斯莊先生你和我交換身體,以後你就是女巫安娜,而我,則
是元帥斯莊。」

  讓自己變成一個弱小的女人??變成一個邪惡的女巫??想到變成女人之後
的種種,斯莊做出了掙紮,發出嗚嗚的聲音。

  「姐妹們遭受的噩夢,斯莊先生也應該體驗一番!」

  安娜似乎是做完了工序,她走去書桌旁上拿起一把小刀後,又走了回來。

  她平舉右手在斯莊上方,刀尖劃過掌心,留下一道殷紅的痕迹,血珠淅淅瀝
瀝地滑落在斯莊的身上。

  「&T^&*%^&*^&*&*&**#@#$&」不能理解的咒文從安娜的嘴裏吟唱而出,斯莊
周身的符咒隨著咒文,發出了一道道紫金色的實體光線。這光線包圍了斯莊,旋
即又一圈圈圍繞著安娜飛舞,不一會兒,安娜和斯莊就都被光芒包圍了。斯莊也
再次失去了意識。

     ***    ***    ***    ***

  洛提和其他士兵,在搜尋建築無果後,又回到了地下室的入口,正當他們不
知道該如何是好時,紫色的光芒又一次出現在了衆人的眼前。

  洛提點了五個士兵,和他一起進入了門內,進入門後,出現在他們眼前的是
被綁在床上的斯莊元帥和倒在地上的女巫安娜。

  洛提趕忙給斯莊解綁,並下令士兵給安娜戴上了禁魔項圈。

  這時斯莊醒了過來,他看了看面前的洛提,又看了看被士兵們捆住的安娜,
嘴角又浮現起了標誌性的微笑。

  女巫安娜這時已經和斯莊交換了身體,她一邊感受著這具男性身體的力量感,
一邊思考著接下來的行動。(以後文中的斯莊就是代指女性身體的斯莊,安娜就
是斯莊身體的安娜)

  「把這個女巫的嘴巴堵上,她似乎會一些邪惡的技巧,我剛才就中招了。」
安娜做出扶額的姿勢,邊露出尴尬的笑容。

  「萬幸的是洛提你及時趕到,不然我可不知道要遭受什麽了」

  「這是我的責任元帥,您的身體還好吧?」洛提並沒有發現什麽不對,他擔
憂得看著斯莊,看著這個從小照顧到大的孩子,他的眼中充滿著關懷和擔憂。

  「還好洛提,她還沒來得及對我做什麽。」

  「下次您應該更小心些元帥,如果出事了,我怎麽跟老爺交代…」

  「好了洛提,沒事的,我們來談談如何處置這個邪惡的女巫吧」

  安娜趕忙轉移了話題,她沒有斯莊的記憶,也不想跟這個老頭子再唠下去了,
她迫不及待地想看看斯莊的反應。

  被士兵綁著的斯莊這時醒了過來,他眨了眨眼,看到了眼前的自己,又低頭
看到了胸前的沈重,被堵住的嘴裏發出了嗚嗚的聲音。

  「奧,我們的小女巫醒了,剛才你不是很神氣嗎,讓我想想怎麽懲罰你。」

纯肉放荡脏话刺激H尿